您的位置: 廊坊资讯网 > 游戏

重生之封魔 第四百二十九章 找薛香云{1}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1:33:19

重生之封魔 第四百二十九章 找薛香云{1}

“莲?不会就是那个总是走在幽身边

重生之封魔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找薛香云{1}

,穿得如同花娘子一般的骚包男人吧?”苍月歪着头好奇的问道。

“你见过莲?”尹魔心讶异的问道,那可是猎艳高手,还是不要让苍月认识的好。

“见过两次,他都是走在幽旁边的,没有说过话!”苍月老实道。她也是在魔宫巧遇过两次,不过幽没有看见她,她也无意上前打招呼,只是听身边的婢女介绍说那个是七君子里面容貌最好的,叫做莲。

“那家伙一肚子坏水,以后遇见了也不必理会。”尹魔心忙道,倏地他咧嘴一笑,心情很好道,“穿得像花娘子的骚包男人?这个形容倒是贴切得很!”

苍月的脸一红,讪然道:“我也是随便形容形容,怕你不知道我说的谁嘛。”说着伸手接过那颗珠子顺手便要别在腰间,道,“不过,这珠子还真是有趣,我挺喜欢!”

“别!”尹魔心见苍月就要系在腰间,忙出手阻止道。

“怎么啦?”苍月手顿了一下,抬头不解的问道。

“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别带。你这张脸,不管看了多少年,都是看不够的,你若是带上这珠子,变了一张脸,叫我去哪里看自己喜欢这么多年的这张脸?”尹魔心一本正经的解释的。

苍月的心猛然漏跳了半拍,回过神,故意仰着头,带笑道:“我也可以变得很漂亮,变成这整个魔域最漂亮的女人!”

“整个魔域没有一个女人有你漂亮!”尹魔心宠溺一笑,抚上苍月的脸颊道,“不过,你走到外面倒是可以带着这珠子,爱变成什么样子就变成什么样子,哪怕是变个男人,我觉得也是可以的!”最好变成男人,让任佑那家伙彻底认不出来。

“切!我才不要变成男人呢!”苍月将那珠子收入翡翠镯子里,转身朝着大殿内走去,只是她转身的时候,嘴角扬起了她自己都没察觉的笑容。

看苍月步伐欢快的如同一只快乐的小燕子一般,尹魔心露出了会心的笑脸,这样真好!

虽说尹魔心答应苍月帮着找苍媚儿,苍月还是觉得自己要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的,最好在她去修仙界之前,除去苍媚儿,于是她去了关押薛香云的水牢。

看守水牢的侍卫见苍月进来,忙行礼。苍月问明薛香云关押的牢房,便示意他们先出去。如今苍月在魔宫独一无二的地位已经是魔宫人人尽知的事情了,那些侍卫自然不敢驳了苍月的面子,将薛香云水牢的钥匙给苍月,便自觉守在门外,给苍月和苍媚儿单独的空间。

“薛女官!”苍月走到水牢前,看着铁门铁窗后那蓬头垢面,大半个身子浸在水里,已经不成人形的薛香云,苍月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,真是作死的典型,没事招惹自己做什么?自己和她又没有什么杀父之仇夺夫之恨…..呃,她好像是认为自己抢了她夫君哈!

听见有人唤自己,薛香云无力的抬起头,朝着打开的牢房大门方向看去,在看见来人后,忽然暴起,身子挣扎着,好像要从水牢里挣脱出来一般,引得那些拴着她的铁链发出哗啦啦的响声,同时她用那尖利的声音嘶吼道:“是你?你来做什么,来看我有多惨,有多狼狈吗?都是你,都是你,都是你害我变成这样的,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!”

苍月这才发现原来薛香云除了手脚被四条粗壮的铁链拴在水牢里,她的琵琶骨上还拴着两条铁链,那样子确实很惨,苍月不由再次在心中叹息,尹魔心着实狠了一些,就薛香云那种实力,拴住她手脚就行了,何必连琵琶骨都锁了?

“我可没有兴趣看你有多惨,我是来问你,苍媚儿在哪儿?”苍月可没有兴趣和薛香云这个大脑有问题的女人周旋,直截了当问道。

“媚儿姐姐?哈哈哈哈,你不是让辛家和顾家的人帮你找媚儿姐姐了吗?怎么,还找不到?你怕啦?怕媚儿姐姐来杀你?”薛香云忽然大笑起来,道,“哈哈哈哈哈哈,媚儿姐姐那么厉害,你死定了,死定了!”

“你若是不告诉我苍媚儿在哪里,才是死定了!我现在是给你一个机会,只要你告诉我苍媚儿在哪里,我就向你们陛下求情,饶你不死,甚至还能给你找一个舒服的牢房待着,不必在这水牢里受苦!”苍月一本正经道。

“你休想!”薛香云咬牙切齿道,“你这个只会勾引男人狐狸精,陛下总有一天会看清你的真面目,你会比我惨,比我还惨!”

苍月不由满头黑线,自己貌似没有做什么,怎么就出现真面目了?苍月真心觉得和这个薛香云无法交流,她冷冷的再次问道:“你到底要不要和我做这份交易?”

“你不用糊弄我,陛下是不可能杀我的,只要等媚儿姐姐将你杀了,没有你迷惑陛下,陛下就会接我离开这里,就会依然宠着我,我是不可能告诉你媚儿姐姐在哪里的,不可能!”薛香云面目扭曲,表情夸张的吼道。

“可笑,你觉得魔君已经将你整成这幅模样,对你还有半点怜惜吗?就算没有我,我想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,与其如此妄想不可能的东西,不如听我的意见,保住自己的小命,若是运气好在那牢房里待上百而八年,说不准遇见魔君大赦天下的好日子,就被放出去了!”苍月淡淡道。

薛香云眼中闪过一丝忧伤,虽然她不断自我欺骗,觉得魔君对她还有感情,但是她心里清楚,魔君此番对她确实是狠了一些,每每想到这些日子看守牢房的侍卫们对自己轻蔑的态度,说得那些讽刺的话,薛香云的心就像是被钝刀一刀一刀剐一般,比身体的疼痛还要痛上千倍万倍。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苍媚儿,正如苍媚儿所说,只要苍月死了,那像魔后的人只有她自己一个人,她就会成为魔君唯一的念想,为了这份念想魔君也会将她留在魔宫内,即便她做不了魔后,做个人人都认为的宠妃还是有可能的,只要她能待在魔宫,只要她能待在魔君的羽翼之下,她就能长长久久的守护她的家族,得到她想要的一切殊荣。

吕梁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吕梁治疗睾丸炎方法
吕梁治疗睾丸炎费用
吕梁治疗睾丸炎医院
吕梁治疗龟头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