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廊坊资讯网 > 科技

末日无道 第一章 末日降临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7:16:24

末日无道 第一章 末日降临

八匹两米高的大马,全身由青铜铸成,却都被处理成白色,雕刻的栩栩如生。其身上还带着金属制的完整挽具和大量的金银饰品。分成两排,四肢灵活而有力,如踏实地地在沉静如墨的太空中奔行着。

通过中间一根青铜辕,被八匹大马拉着的是一辆高三米,长九米的青铜圆篷马车。

这是一辆极为精致的马车,马车的四面都装有镂空的精美门窗,门窗上密集而不混乱的布置着各种细小青铜饰物。

透过门窗的空隙能够依稀看到其中的布置:一张占马车内一半空间的青铜座椅,椅背雕刻着相互纠缠的九条金龙,顶部还镶有一颗拳头大小的珍珠,如星辰般散发着晶莹的光辉;四条椅腿浑圆粗壮,雕刻的是层层青云重叠的样子;两只手臂长的青铜扶手如两条龙爪前伸着。

其上此时正摆放着一双白玉般的手。

这双手的主人身穿一件古朴黑色长衣,满头白发整齐地扎进了头上一顶金灿灿的大礼冠,面容如手一样的白皙,却还是一副中年男子的模样

末日无道  第一章 末日降临

。只见此人似乎正在闭目养神,犹如静止的马车也使他显得格外宁静。

只是他那对剑眉之间偶尔闪过的煞气,以及腰间那把不时颤抖的七寸青铜剑,透露出了他心中并不是那么平静。

除此之外,车内并无其他布置,却因此人的存在,并不显得寂寥。

精致的车门外站立着两名青铜驭手,左侧一人神情专著,显得老成持重。他戴冠佩剑,衣纹稠叠,十分富有质感。面部被敷以白色,但唇与双颊是粉红的,白色的领子上还绘有朱红色的菱形花纹。

突然他与右侧那名与他同样装束,只是稍显年轻的青铜驭手对视一眼,便一同拉紧手中的缰绳。八匹大马同时嘶鸣驻足,青铜马车便缓缓停在了一片红色双螺旋的星云前。

庞大的星云,从内到外,玫红的光芒不断减弱,不断地旋转着,带出两条长长的旋臂。其中包含着数之不尽的星辰,也在不断闪烁着,别有一番韵律。

面相老成的驭手握缰绳,转身拱手躬身一礼,对着青铜马车内说道:“启禀始皇!已经到达天河(银河系的古称)!”干涩如枯树皮摩擦的声音在寂静的黑暗中炸雷般响起,沙哑而短促。

青铜马车中人闻言如午睡之后一般,缓缓睁开眼睛。露出一双与白发和相貌都不相符,格外明亮的眼睛,缓缓转头透过车窗的间隙看向远方。

而马车外的二人,在其睁开眼的一瞬间,似乎受到了致命的压迫。两具挺拔的青铜身体立刻跪伏在马车之前,不断地磕头。一旁的八匹大马也同时前足跪地,颤抖不已。

那道促使这一切的目光在远方红色双螺旋星云上扫视了一遍,最后停留在后者的一条旋臂上。

半响,目光才从那个方向收回来,马车内也传来一声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:“前进!”

两名驭手闻言立刻起身对着马车内齐齐一礼,答道:“诺!”随后手中缰绳一甩,八匹大马再次一阵嘶鸣跃足,便拉着马车继续向前方无声的奔行。

“现在是北京时间2015年7月23日22点08分!欢迎继续收听由琪琪为您带来的,××电台……”与此同时,那团红色双螺旋星云的一条旋臂中,一颗蓝色星球上的某个东方城市,城大学男生宿舍中响起了这样的声音。

而离这里万里之遥的深海,一座整体由白色巨石雕刻而成的宫殿,如同原本就存在一般,在一阵空间的波动后,突兀地出现。

在它出现的同时,一种无法察觉亦无法阻挡的气体,不断以其为中心向四面八方疯狂地涌动着,勇往直前,越来越远,却没有丝毫减少或减速的意思,直至在地球的另一边会师,然后便是一次无声无形的碰撞。

这颗蓝色星球上所有的生灵在这一刻都愣了一秒,他们都模糊地感应到四周空气似乎发生了什么改变,轻微,但是确实存在。然而这种感觉稍纵即逝,大部分人都以为是错觉或者空调开得太大了,便不以为意,最多只是搓了搓手便将空调调高了事。

我们的主角穆南,正穿着一条球裤,光着上身,在城大学的男生宿舍中一边打着络游戏,一边听着××站美女主播的柔声细语。

学校已经放假了,但是穆南因为要留下来参加重修考试,而宿舍其他三个人都没有挂科,所以宿舍现在就只剩他一个人了,整栋宿舍楼甚至整个校园应该也没有多少人了。

听着那不知所云的女声,看着屏幕上大大的两个红字:“失败!”。穆南摸了摸鼻子,拿起笔记本电脑旁的矿泉水喝了一口,合上电脑,宿舍瞬间就只剩下惨白的灯光。

起身来到阳台,趴在窗沿上,望着平时人来人往的校园,此时却只剩虫鸣的黑暗,穆南默默地发着呆。许久,想起明天上午的考试,他便关上窗户转身进入宿舍。

踩着已经泛起少许铁锈的楼梯,掀开白色的状蚊帐,穆南爬上了床。抓起放在床头用两百大洋换来的“稳过”资料,他趴在床上就着宿舍的白炽灯光看了起来。

一个个见都没见过的知识点,在眼前不断路过,丝毫没有络小说的吸引力,但是为了学分,穆南还是耐着性子看着。

然而奇怪的是,以往拿通宵当饭吃的穆南,却在只看了不到半个小时,就感到眼皮前所未有的沉,眼前密密麻麻的字全变成了:“睡觉!睡觉!”的大标语。于是没有丝毫挣扎,抓着资料的双手和眼皮同时一松,“咚!”的一声,穆南的头就落到了席子上。

只是在着陆之前,穆南就沉沉的睡着了,前所未有的沉沉地睡着了。

这一晚,穆南感觉自己没有做任何梦,又感觉好像做了很多的梦,迷迷糊糊的。但是不管怎么说,睡得十分舒服。

将穆南从每个男生早上都会做的美梦中拽了出来的,是腹中如火烧一般的感觉。朦胧着眼睛,火急火燎翻身下床的穆南,如风卷残云般得将昨晚剩下的饮料和一大包零食统统解决掉了。

摸了摸滚圆的肚子,穆南总算不那么饿了,但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
一边擦着嘴巴,一边光着上身走到阳台,穆南打开了窗户。

天空已经有了几分亮度,只是还没有见到太阳。将头探出窗外,穆南发现今天的空气似乎格外的清新,有老家山林的味道。不过突然一股微风袭来,却带着强烈的汽油燃烧后的刺鼻气味。

“不是吧!这么早就烧垃圾,有病吧?”穆南嘴里抱怨着,伸手将窗户再次关上,转身站在洗漱台前开始洗漱。

左手拿起洗漱台上最脏的杯子,随便在水龙头下面冲洗一下,再接满水;右手随意挤了点牙膏在牙刷上,穆南便开始刷牙。

刷着牙,穆南走到旁边,舍友买的两米高的柜镜前。看着镜子中完整的自己:刚剃一周的板寸头两天没洗了,有点泛油;胖成小鼻子小眼睛的肥脸上睡意朦胧;赤着的上半身,满是肥肉,下半身穿着高中时代参加篮球联赛留下了的zǐ色球裤;脚上是一双可凉鞋,可拖鞋的沙滩鞋;身高180,体重180的体型显得比较臃肿。

“鉴定完毕!屌丝一枚!”穆南吐掉口中的泡沫,自嘲地大声说道。

接下来就是在水龙头下洗头搓脸。“毕竟一会还要出去,还是要收拾一下的。”穆南心中想着,可是搓到一半,他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。

视力不好,又觉得戴眼镜特逊的穆南,尽管有着近三百度的近视,却始终倔强地不戴眼镜。平时走路聊天还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,是是穆南看任何两米以外的物体都带着隔着一层雾一样的“朦胧美”

“今天怎么看得这么清楚,跟看照片似的!”怀着惊异的心情,穆南一把抓过毛巾擦了把脸,再次站在镜子前,不敢置信地和镜子中的自己对视着。

此时,穆南离镜子的距离是一米左右,而镜子里的他距离就刚好是两米的“分界线”。

确定能看清自己脸上的肥肉褶子之后,穆南开始一点点地往后退,一直退到离镜子四五米的墙上,他还是能看清自己的脸。不死心的穆南转身打开了窗子,丝毫不管那股刺鼻的汽油味,向对面的宿舍楼望了过去。

透明却的确存在的玻璃窗户,清晰可见的阳台,空无一物的宿舍。对面已经搬空的大四宿舍楼,清楚地告诉穆南这一切都是真的,不是梦。

这种清晰到不太真实的感觉让穆南兴奋的同时,也忍不住向一侧更远的地方望去。而这一望,却足足让他呆立了五分钟。

穆南看见了汽油燃烧的源头:与宿舍楼一墙之隔的马路上,往南十几米的地方翻倒了一部蓝色大型货车。货车已经开上了人行道,货车头部和一棵路灯撞在了一起,货箱上有着两道划痕,但还算完整,车屁股后面还带着两条歪歪扭扭的轮胎划痕。

北仑大港医院徐鸣
济南名韩植发医院葛淑静
深圳博爱曙光医院钟春根
深圳博爱曙光医院高苏健
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刘佺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