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廊坊资讯网 > 健康

重生之封魔 第二十六章 各方态度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18:09

重生之封魔 第二十六章 各方态度

“你的意思是说还要煎熬九个月之久?”尹魔心阴沉着脸道,若是那魔医没有说有办法医治还好,一说尹魔心更是气不打一处出,明明是个误人的庸医,还摆出一副高深莫测,很厉害的德行,简直就是丢他们魔域的脸面。

感觉到尹魔心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,魔医身子抖了抖,眼珠在眼眶中转了两圈,一脸肉疼的从袖笼里摸出一个小瓷瓶道:“这是从前老夫的师傅在魔域时炼制的压制魔气的丹药,对于压制魔气十分管用,只是魔域被封印了,很多材料找不到了,即便老夫的师傅还在,也练不出第二瓶了,弥足珍贵,在公主发作的时候给公主食用,可缓解公主的痛楚,帮公主压制住魔气。”顿了一下,看向苍月道,“若公主想安然的将小公子生下,切记要平稳自己的情绪,不可激动,这丹药有限,一旦用完了就没有了。”

说来说去都是这丹药贵重的意思,不过有丹药总比没有的强,尹魔心没有客气,拿过魔医手上的丹药,问道:“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?”

魔医想了想,眼睛又朝着那小瓷瓶瞄了一眼,一脸的不舍道:“没有了,尹公子!”

“没有了,你们就回去吧!苍月需要休息,人多了不好!”尹魔心继续逐客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绿姬急了,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到这个俊朗的男子呢,她想了一下道,“苍月是孕妇,需要人照顾,也需要人保护,我在这里照顾苍月好了。”

夜魔知道绿姬的意思,他一直怀疑尹魔心和魔君的关系,随了接触越来越多,他越发觉得尹魔心和魔君是一个人,不管是不是一个人,只要和魔君扯上关系就没有好下场,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,他一直将魔君视为知己,可最后还是被魔君赶出了魔域,他不能让绿姬和尹魔心扯上关系,他的家族再也经不起任何灾难了。

夜魔沉下脸来道:“苍月若需要人照顾,我自然会派侍女前来,不需要你,你和我回去!”

“我不嘛,哥――”绿姬撒娇道。

“你既然叫我一声哥,就得听我的,和我回去!”夜魔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沉声命令道。

尹魔心对苍月的心思变了,便无心去招惹其他女人,对于对自己有企图的女子更是心中烦躁,他看向绿姬,冷声道:“这里不需要任何人,你们全部都走吧,有需要我自然会去魔宗!”

绿姬心头一紧,这尹魔心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,实力变强了,人也变冷了,她好不习惯,也不喜欢,她还是喜欢以前那个只有金丹大圆满实力的白面少年,绿姬嘟了嘟嘴,看了看夜魔,见夜魔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,不情愿的点了点头,然后一步三回头,依依不舍的盯着尹魔心离开了苍月的房间。

“你再休息一会吧,待会我让萧筱来照顾你。”想了一下,又道,“或许,你想换一个人?”

“不用了,萧筱挺好!”苍月一边说着一边疲倦的背对着尹魔心,侧身躺了下来,今天的震惊实在是太大了,不知不觉,她的肚子里就多了一个小家伙,还是她最心爱男人的孩子,也不知道这孩子生出来会不会和那男人有几分相像,以后,自己不能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了,有个和他相像的孩子,回忆和他一起的往昔,其实也挺好,想着想着,苍月的手便不由自主的摸着自己的小肚子,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。

尹魔心心里郁闷急了,这个孩子绝对是他和苍月之间的阻碍,可是尹魔心没有办法,若是那个孩子死了,他还真怕苍月疯了,或者和自己决裂,他发现自己担不起这个风险。

尹魔心又看了苍月两眼,转身朝着门外走去。

苍月怀孕的消息很快就被靠情报吃饭的大日天子知道了,大日天子十分震惊,第一时间便来到了尹魔心的荒山,可是却发现尹魔心将荒山的禁制改了,他已经进不来了。

“该死!”大日天子咒骂一声,转身驱使飞行法器朝着魔宗奔去。尹魔心是找魔宗的人来给苍月诊治的,他自然要找魔宗的人问清楚。

魔宗大殿中夜魔亲自接待这个大祭司的弃徒。想当年,夜魔刚刚遇见大日天子的时候,很瞧不起他,不大理睬他,可是让夜魔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弃徒在魔域中混得不行,在修仙界到是风生水起,竟然有那么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,收集了那么多不为人知的情报。夜魔也常常找大日天子买情报,一来二去,两人便熟识了,当大日天子找到关于魔印的资料,知道魔域封印可以打开时,两个人有了共同目标,走得便更近了,现在大日天子就是魔宗的贵客,进入不需通传,每每都是夜魔亲自接待。

“我们应该想办法解决掉苍月肚子里的孩子,苍月只是一把打开魔域封印的钥匙,她有没有孩子和我们没有关系,我们所要担心的只是那孩子对魔印会不会产生影响!”大日天子听了夜魔的诉说,显出不悦的神情,沉声说出自己的观点。

夜魔只是笑了笑,叫人传那个魔医过来。

魔医被尹魔心吓得不轻,现在居然又看见一个魔族,虽然这个魔族的血统压制没有尹魔心厉害,可是看那一脸的奸险的面相,魔医便知道定是个不好惹的主,他战战兢兢的给夜魔行了一个礼,又给大日天子行了一个礼,接着垂首敛目,站在一边,等着夜魔问话。

“大日天子问你,那孩子对魔印是不是会有影响?”夜魔一本正经道。

魔医想了想道:“魔印应该已经被苍月公主吸收,所以苍月公主才控制不住魔气,苍月公主的身子是人族身子,又是全灵根废材的体质,很难到达魔印的要求,解不开解不开魔印,发挥不了大魔神精血的最大威力,她的身子和当年魔后的身子应该还是有区别的,所以…..”

“所以什么?你什么意思?”大日天子猛然站起身子道。

“所以,苍月不一定能够打开魔域封印!”夜魔似笑非笑道,“其实,我比你早很多知道苍月体内有魔印,所以,我才认了苍月做了妹妹。你看看多少年了,魔印在苍月体内多少年了,该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吧,可是依旧发挥不了魔印的威力,打不开魔域封印,以前,尹魔心想要人修的办法帮提升能量,达到魔印的要求,似乎太慢了!后来,她自己魔化了,用魔族的办法,苍月身体又似乎承受不了那么强大魔气,可是苍月偏偏就是魔印的主人,你说这件事急不急人?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大日天子若有所思道。

“哎!我觉得就算你将苍月逼疯了,将苍月变成一个没有理智的怪物,她也未必能打开那个封印!”夜魔摇着头道,“不过,那个孩子不一样了!”

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大日天子心中隐隐的有一个答案,可是他不确定,不敢说出口。

“那孩子体内会继承大魔神的精血,就算只有二分之一的精血

,那威力也是不可小觑的。当年绯月靠大魔神的力量封印了魔域,我们若是扔一个同样具有大魔神力量的孩子进入那个封印,你说那个封印会不会被破坏呢?”夜魔嘴角扬起一丝阴邪的笑容道。这是他才从荒山回来想到的办法,和让魔君添堵这件事比起来,他还是觉得解开魔域封印更加重要些,而且苍月若是因为这件事疯了,魔君估计更会头疼吧。

大日天子将夜魔的话在脑海中反复推敲一遍,依旧不放心的看向魔医道:“你保证那个孩子对苍月身体不会有影响,对魔印不会有影响?”

“那个孩子很生气,我用魔力看了一下,有一股很强的魔气包裹着那个孩子,那样的魔气是我见过任何一个魔族胚胎都不曾有过的,很强大,那个孩子存在使得苍月公主体内的魔气更加丰盈,原本不知道什么原因,苍月公主体内的魔气都已经枯竭了,筋脉中很多异常的空洞,但是却又被魔气填满,还溢出来了,这也是苍月公主体内魔气暴走的原因。”魔医老实交代。

“那个孩子真的这么厉害?”大日天子若有所思道。

“我想,我们现在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如何让苍月生不出来,而是如何将生出来的孩子从苍月那里偷出来,我觉得尹魔心那家伙已经完全被苍月迷住了心智,整个人都靠不住了,只会坏事!”夜魔抿了一口水,淡淡说道。若尹魔心当真是魔君,苍月当真是绯月重生,那么尹魔心还真会坏事,魔君什么德行他太了解了。

“这话到是是有些道理,容我想想!”大日天子沉吟道。

“对了,大日天子别怪我没有提醒你,苍月到最后会成为什么样子,谁也不清楚,说不定,她疯了就和当年的绯月一般可怕了,所以,偷孩子的事情,不管你打算怎么做都得撇清关系!”顿了一下,补充道,“当然这件事和我也没有关系!”

“放心吧,你我是一个绳子上的蚂蚱,我会小心的!”大日天子站起身,冷冷道。要倒霉大家一起倒霉,想要自己撇清关系,休想。

“小心就好!”夜魔似笑非笑道。

“好了,你的话我得回去好好想想!走了!”大日天子说着便朝大殿外走去。

魔医终于松了一口气,还好今天回答没有出什么错,又过了一关,可是还没等他松气的嘴闭上,便感觉到面前夜魔的浓浓杀气,还没有搞明白夜魔为何对他动了杀机,他便听见自己那隔着皮肉里的心脏,一下子崩碎的声音,紧接着瞪着一张迷茫的眼睛,直挺挺的朝后仰倒下去。

夜魔冷冷的看着魔医的尸体摇摇头,如此胆小之人,又知道这么多的秘密,自己有意让他活命,他也活不了。

凤颜岳这几天的日子可不好过,自打药王谷回来,任佑便昏迷不醒,褚宇门掌门几乎将整个宗门的医仙都找来给他诊治也不见起色,弄得褚宇门掌门一天跑三趟他的凤岳山,让他拿对策,可是,他能有什么对策?

就在凤颜岳看着一脸殷切希望,盯着他的褚宇门掌门烦躁不安的当口,一个弟子前来汇报,说任佑尊上醒了。

凤颜岳忙站起身,连招呼都没有来得及和褚宇门掌门打,便一下子冲了出去,发动折扇法器朝着后山快速驶进,褚宇门掌门也在惊愕一下后反应过来,尾随凤颜岳来到后山,可是到了后山却让他们大吃一惊,只见一望无边,成片的樱花林毁于一旦,所有的樱花树都被拔地而起,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……整个后山一片破败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凤颜岳收起折扇,落在地上扫了一眼樱花林,冲着在后山忙收拾的一名弟子问道。

“尊上醒了,便来后山,后来就看见尊上一下子毁了这片林子,可怕,实在是太可怕了!”那名弟子咽了一口口水,怯怯的回道。

“尊上?”凤颜岳和掌门同时惊呼一声,两人对视一眼,这后山的樱花林不是任佑的命根子吗?他竟然自己毁了这个宝贝了两万多年的命根子?

这绝逼的不正常,凤颜岳又看了褚宇门掌门一眼道:“褚宇门还需要你,你不可以出事,我去和尊上聊聊,你还是先回你的主峰吧!”

褚宇门掌门愣了一下,一脸感激道:“那老夫就谢谢尊者了,尊者自己保重!”

凤颜岳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,表情凝重道:“放心吧,我会小心的!”然后便大义凌然的朝着后山的屋子走去。

没有想象中的暴躁,没有想象中的疯狂,任佑此时很平静的坐在桌边捧着一杯茶,想心事,感受到凤颜岳进来了,任佑抬眸直接问道:“苍月有消息了吗?”

PS:今天的更新,两张并一章(。)

婴儿感冒发烧怎么办
小儿退烧方法
宝宝流鼻血
孩子厌食吃什么药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